现代女性养成的界线与迷思有哪些?

在《一次读懂哲学经典》这本书中,作者汤姆•巴特勒-鲍登想要透过五十本哲学经典,带领读者认识哲学世界中启发不同世代人们的各种观点和思想。本文中我们转载了关于脍炙人口的女性主义《第二性》(Le Deuxième sex)的段落。

女人是如何「成为」女人?

第二卷中写着波娃的名言:「我们并非生为女人,而是成为女人。」

童年时期,性别没有太明显的差异。差异性始于男孩,他们被灌输身为男性的优越感,以及准备踏上英雄之路时会遇到的困难。大人们灌输男孩,身为男性有多值得骄傲,女孩身为女性却没有受到同等待遇,从小开始塑造性别差异:男孩就像玩游戏,女孩就是一连串丢脸、不方便的过程。即使女孩没有「阴茎嫉妒」(penis envy)1,性别特征仍然显而易见地帮助男孩辨清身分,进而自我转变,而女孩却是透过洋娃娃来自我转变。

波娃说,真的没有「母性天生」这回事,而是女孩玩洋娃娃时,知道如何照顾小孩,这个责任才落在母亲身上,「因此,她牢牢记住了她的职责何在」。

随着她日渐成熟,女孩发现身为母亲没有特权,男性依旧掌握着世界,这个启示使她了解父亲有着「神秘的威望」。当性别意识崛起,男孩变得好斗、贪婪,反之女孩通常只能「等待」(她只能等待男人)。从远古时代,女性期盼男性带来满足及帮助她们停止等待,所以开始学习如何取悦男性,即使放弃自己的权力与独立也在所不惜。

「等待」是女生的唯一选择吗?图/Pixabay

波娃说,女性的角色是由她的处境而塑造,女性不在社会上独立生存,而是成为男性掌管并定义的一个族群,任何由男性创立的俱乐部或社会组织都被赋予男性宇宙观的框架。波娃指出:「许多女性被指责的过错,包括平庸、怠惰、轻浮、奴性,都只是传达了他们的眼界有多封闭。」

女神丰乳肥臀、九头身材?关于女性的迷思

女性鲜少将自己当作主角,也没有很多像希腊神话中海克力斯或普罗米修斯的女性神话,女性的神话角色总是配角,而她们梦想着男人们的梦想。男性创造很多女性的迷思,所有迷思都不断地制造女性是次要的印象,否认他们也是从女性子宫里出生的事实,也否认男性难逃死亡的命运,而出生必定会迎接死亡到来,女性起而谴责男性过于张狂。

女性若使男性着迷,可能被视为女巫或妖魔,男性都对女性又惧又爱,他们喜欢只属于他们的女人,同时又畏惧身为「他者」的女人,他希望让这个「他者」变成自己的。跟男性一样,女性生来具备精神及心智,但「她属于自然,以仲裁者的方式出现,在个体和宇宙中斡旋。」基督教净化了女性,赋予女性美丽、温暖、亲切及有怜悯心又温柔的角色,她不再具体,神秘的形象更深植人心。女性是男性的缪思女神,也是评断事业价值的裁判,她是必须赢得的奖项,也是包裹所有梦想的梦想。往好的一面来说,女性总是可以激励男性超越自己的极限。

古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是美丽与爱的象征。图/Pixabay

总评

波娃会如何看待今日的性别问题?尤其在越来越富裕及自由的世代,许多女性认为《第二性》已经过时了,因为平等已然落实,或者说,至少平等差距是可以靠沟通得来,女性的未来和男性的未来一样可期。但是,很多国家仍然有厌恶女性、性别歧视的内容被列入法律,同时也表现在国家风俗之中,波娃的书仍然有潜在的力量,能揭露许多男性的真正动机。

这部书被批评谈论太多轶闻和循环论证,并不是一部「适当」的哲学著作,但可将其视为一种右脑型、追求系统化的男性哲学家对作者的性别攻击。确实,波娃经常被忽视她是一位哲学家,因为多数男性企图证实她的观点,但最终只能写下学科史,这并不意外,因为他们总是先关注男性的贡献。

许多波娃的主张都被科学赶上,事实上我们的性别栏并不是空白的,我们生来就有男性或女性的行为倾向,但不是事实的全貌,我们只能透过了解生物上的差异,以降低对女性的限制。我们对自己的身体和大脑了解得越多,就越能抵抗生物注定的命运。

如果你身为女性,阅读这部书能帮助你了解近六十年来女性的进程;如果你身为男性,就越能了解,即使到了今日,女性所处的世界仍与男性有着些微的差距。


关于哲学家西蒙.波娃

波娃一九〇八年出生于巴黎,她的父亲是一名法律秘书,母亲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将波娃送到颇负盛名的修道院学校读书。童年时波娃非常虔诚,并考虑成为一名修女,但十四岁开始她变成无神论者。

波娃在索邦学习哲学,以研究莱布尼兹作为毕业论文,在全国会考中得到仅次于沙特的好成绩,也是史上最年轻通过会考的人。而她与沙特的关系促成第一本小说,一九四三年《女客》(She Came to Stay)的诞生。

波娃在鲁昂的高乃伊中学教授哲学,她的挚友女性主义者柯丽特.欧翠(Colette Audry)也在同一所学校教书。一九四七年波娃受法国政府安排前往美国,为当地的大学演讲当代法国文学,同年写下另一本重要著作《述模棱两可的道德》(The Ethics of Ambiguity)。波娃游历许多国家,写下的旅行日记,包括中国、义大利、美国这些她多次造访的国家。

波娃住在沙特巴黎住家不远处,沙特去世后她写了《再见沙特》一书,回顾与沙特最后几年的时光。波娃一直持续在写作及参与社会活动,直到一九八六年逝世。

注解:

  1. 心理学里性心理发展期的假定,女孩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对男孩的生理条件感到嫉妒,而渴望成为男性的性别困扰。编按:penis envy 亦翻译为「阳具钦羡」。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