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理上没问题,身体上却失能:认识罕见心理疾病「转化症」

转化症(Conversion Disorder)是一个非常罕见、特别的心理疾病,他们会突然呈现出某种身体功能上的缺失,但经过详细检查,在生理上却找不出任何问题。这在临床上称为功能性心因性缺失

找不出原因的功能缺失,「歇斯底里」的由来

过去埃及的古籍中,也曾记载类似的状况。有几位病人,突然出现令人费解的情形,有的是无法张开嘴巴;有的是突然看不见;有的是全身瘫软无力,只能持续卧床,无法坐起。此特别的病症多数只在女性出现,过去曾有歇斯底里的说法。

歇斯底里(Hysteria)原来的意思是「游走的子宫」,因为子宫在身体各处游走,而造成这些无法解释的症状。

此一说法当然是有问题的,但那是解剖学还未建立的时代。对于各种疾病有各式各样不同的讲法,用现今的医学观点去比较并无意义。歇斯底里的中文是由日文「ヒステリー」音译而来。因为台湾曾为日本的殖民地,我们很多医学名词之翻译皆由日文而来。

想要更了解「歇斯底里」,不妨看《危险疗程》。图/imdb

后来,各种战争中也会有相似的零星案例报告,某些士兵一早起来发现自己没办法走路、手没力无法拿起枪枝、突然之间眼睛失明看不见任何东西,可以想见他们不可能被派上战场,只能先送到大后方疗养(至于佛洛依德最有名的女病人Anna O的故事,可先看看电影《危险疗程》,这里暂且放下不谈。)

确切成因不明的「转化症」

此一病症演变至今日,在DSM-5 中被归类在身体症状及相关障碍症之下。此诊断准则一开始是针对成年人所设计,但后续也可适用于儿童青少年身上。

疾病的表现通常出现在动作或感觉上的丧失,可能出现的症状包含:偏瘫、轻瘫、感觉丧失、昏厥、眼盲、吞咽困难、心因性癫痫(nonepileptic seizures 或pseudoseizures,伪癫痫,从名字就可知道这是假的癫痫,在脑波图上没有异常,但是个案却出现癫痫的外在表现)等等。

儿童可能也有转化症的可能性,但个案太少,不容易确诊。图/pxhere

目前确切的成因不明,可能是情绪上有压力,或曾有身体或性方面的虐待。此障碍盛行率约千分之0.02-0.05,女性的个案数大约是男性的2 到3 倍¹。但在儿童族群上并未有明确的资料,主要是因为个案数太少,很难确诊个案。在医学相关期刊中,多数以个案报告(case report)的方式呈现。

小孩因为各种显而易见疼痛或失能,求助于各种不同的门诊,可能是家医科、小儿科、神经科、复健科或儿童心智科,而难以搜集大规模的资料。

此一疾病最为困难的地方,在于诊断的过程。这些案例通常会很明确的出现了一个外显上的失能,但是真的推去检查,又什么都找不到。但下次来急诊或回诊,又会突然出现一个明显不太相干的表现。之后再进行各种检查,还是什么都找不到。如此反覆多次,各个科别都明显束手无策时,最后才会来到儿童心智科手上。

在我的执业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小孩是这样的(为保护个案隐私,细节经过变造,切勿对号入座):

个案在各种不同的症状间变换,有时是头痛、有时是头晕、有时是双脚发抖、有时是眼睛突然模糊、有时是复视、有时是突然一只脚没力。大约两三天就会出现一次,每次持续时间约两、三分钟。

可以想见,我们在医疗上穷尽了各种办法想帮助他,进行各种生理、神经学方面的检查,但是并无特别发现。

若更深入再询问仔细一点,会发现个案不是只有身体上的特别症状,而是处于一个非常不利的学习环境。个案从进小学之后,就被多位同学欺负,水壶被弄坏、书本被藏起来、作业被乱丢、书包被剪坏、雨伞被折断,甚至故意被同学捉弄、吐口水。

只要不处理这样处境,相信这些特异的症状只会越来越频繁,不会改善。

转化症与「人为障碍症」的差别:真实的失能与困难

转化症最为特别的是,疾病症状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如果他们说看不见,真的就是看不见;如果他们说手没力,就是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在那个当下,是真实的存在的失能与困难。个案可能因为这样的疾病角色获得利益。

但如果进入意识层面,也就是刻意的取得疾病角色,获取医疗上的关注,这是属于人为障碍症(Factitious Disorder)。如果有意识的制造出病症,并且因为这个疾病获得具体的金钱或利益,如免服兵役、不用工作或上学、获得各种福利补助、保险理赔、逃避司法制裁、获取处方签药物,则归类为诈病(Malingering)的范畴(国考很爱考这一题,拿去用,不用谢)

  • 详情请见我先前写过的文章:人为障碍症的虚与实

在转化症与人为障碍症之间,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有无进入意识。这也是医疗最大的困难之所在,只能在长期监控之下,才能确信心理层面上的问题。

良好的医病关系有助于找到协助个案的窍门。图/wikimedia

后续之治疗在临床上是巨大的挑战。主要是相关的研究资料过少,只有零星几篇个案报告供参考,很难确认哪一种治疗有具体效果,不管是药物治疗还是心理治疗,仍有很多不明白之处²。因此,只能在大方向上努力,像是从医病关系上着手。

建立良好的医疗同盟,才有机会改善心理状态

若是能建立良好的治疗同盟,小孩才有可能逐渐描述自己的心理状态,并逐步使用其他的方式面对其重大的压力来源。再者,对个案好好解释各种检查与身体讯号有助于治疗,此方法也有助于建立医病关系。让个案清楚明白,即使有这些特别的失能,其神经系统还是可以正常运作。

另一方面,精密的医疗检查技术,可以对症状进行实证性的确认,科学性的数据与结果就明明白白摆在眼前,也会让个案慢慢知道,假装的歇斯底里大发作是不可能获得任何衍伸出来的利益。

这是非常棘手的情境,若能顺利找到个案的窍门,其转化症状才有机会可以逐渐消退。个案面对压力的能力增加了,自然不需要这些戏剧性的缺失来告诉外界,他们正处于无法消化的痛苦之中。

参考资料

  1.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ition. (2013).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 Allin, M., Streeruwitz, A., & Curtis, V. (2005). Progress in understanding conversion disorder. Neuropsychiatric Disease and Treatment , 1(3), 205–209.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