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之前。

在写下以下叨叨絮絮之前,我必须预告这是一篇毫无逻辑的废话长篇,因为知道这篇内容在现阶段设定为公开之前,就只有特定的人会看,所以写起来也会比较轻松自在,之后我也可能会将此篇微调后写在拼图里(最近生病就瘫痪了所有事件的进度)。你可以准备好再慢慢阅读,我也随时会准备修改或新增篇数,反正生病之前、之后都是我,只是在某些层面上,我已经不是我了。
生了一个突然会发作的病,才知道以前有多挥霍。
生病之前的生活其实很舒服、很自在、很从容,不像报导说的连续工作而生了大病(我也很疑惑为什么我做了那么多事却只有生病才让记者觉得有报导点而写下一篇新闻?Orz),这行其他人的生活作息和工作调配我不清楚,单就我的生活来说,每当宣传期结束,自发性的工作(像是安排巡演或活动)一旦告一段落,除了其他工作邀请之外,我就应该回到自己的生活,除了等待,还是等待。可能是等待下个工作机会的到来,也可能是等待将生活的日常酿成一首好歌。
……
我对这些改变上瘾,迫不及待想要在专辑开案之前把自己塞满,看自己的极限到哪,我对自己的乐观和悲观上瘾,越是外显积极,把每天的行程排满不浪费时间,同时心理压力也越来越大,知道自己应该很累了,但却觉得那只是我一如以往懒惰的借口,只要还活着,我也可以和那些本质上、体力上、能力上就很强的人一样运作使用才对。
刚开始我很兴奋,觉得自己真的变得不同了,觉得世界因此开展,觉得未来可以开始转变了,即便好累也甘之如饴,反正什么都要从训练做起,对吧!
有一天, 把原本一直习惯的跑步改成游泳, 生命就在那天悄悄转变了。

……
睡觉一直是我最困扰的事,一闭上眼睛,脑中就会出现很多画面和文字和声音,一躺就两小时过去,每天都觉得没有睡饱,更没有睡好。但没关系,因为这些不重要,更重要的事情还有很多我要去维持、去做的! 而且真的累了就会自己睡了(虽然有时就这样躺到天都亮了……)
睡到一半突然起身坐在床上,天旋地转,身体超级不舒服,不到几秒之前,我摇摇晃晃带着超级睡意,一下撞到衣柜、一下撞到门,终于到厕所马桶,开始吐…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身体的反应令人措手不及,吐完我倒在厕所门口,觉得情况还是没有好转,我以为是昨天一整天正常三餐吃太多,可能吃坏肚子,但又不觉得真的是这样,一边晕眩同时又超想睡,真的好痛苦。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