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黄金年代,却产不出一对黄金女双

美国网球公开赛才开打第一周,传出劲爆消息,5月甫于法网拿下第二个大满贯女双冠军的海峡组合谢淑薇/彭帅,宣告将是双方合作的最后一个大满贯比赛。纯台妹组合,詹咏然/詹皓晴姊妹档二轮止步,原本预料将烟硝味十足的台湾一、二姐美网交火,无缘见到。
网球场上,两岸「统一」破局;台湾「独立」军团,又起内讧。台湾网球迷真是苦闷,明明眼前摆着一个大好的黄金年代,可长可久、最佳组合的MIT黄金女双却难产。
台湾女网的第一个高潮,要从王思婷说起。1996年现代奥运一百周年在亚特兰大举行,王思婷代表台湾首次参赛,拿下台湾在奥运网球女子单打的第一胜;晋级第二轮时,对手就是今年美网负责场边采访的名将、美国联邦杯女子队队长玛莉.乔.费南德兹(Mary Joe Fernandez)。
18年前那个亚特兰大的夏天,与台北同样烈日灼人。王思婷爱司比费南德兹多、双误和非受迫性失误皆较少,第一盘抢七小输、第二盘抢回来,可惜第三盘仍失掉,距离晋级十六强就差那么一点点的「运气」。列得上最让人「捶心肝」的台湾网球赛事之一。
王思婷13岁就排名全国第一,世界最高排名26,这个纪录高悬19年之久,2012年才被谢淑薇的25名推进1名。王思婷也与她的老对手费南德兹一样,目前是台湾的联邦杯女子队队长。退休后的王思婷,又写下了一项难得的纪录:2012联邦杯亚太区第一级比赛对上中国时,促成谢淑薇、詹咏然这对「怨偶」首次国际赛的双打合作。从这回仁川亚运组队过程,两人针锋相对判断,极有可能也会谢/詹俩人唯一一次的合作。
王思婷的年代,虽有旅美华裔球员李慧芝助阵,也曾捧回台湾在亚运首面女子网球团体金牌,但具职业一流实力的只有王一人。现今,谢淑薇女双排名世界第4(女单142)、詹皓晴第23(女单1202)、詹咏然第32(女单228),谢淑薇两度棒四大赛女双金杯,詹咏然与庄佳容的也曾有2次亚军,詹皓晴今年则在温网拿到混双亚军。一手的好牌,却还未产生过纯本土组合的大满贯金杯。
2007年连夺澳网和美网亚军的第一代黄金女双詹咏然/庄佳容,达到巅峰后立即闹不合,来年北京奥运列第3种子,却在第二场就草草败阵。当年代表团全部资源用在这对女子选手身上,由詹咏然父亲詹元良担任总教练,正式教练证全给了女子队。辛苦替台湾抢下唯一男子网球参赛名额的卢彦勋,不仅分不到教练、连陪练员都没有,得靠自己人脉找中国和日本选手陪打、热身。
这几年,女子网坛战绩愈好、口水愈多。不是失和、拆伙,就是转籍议论。尽管网球是职业运动,难靠政府百分百扶植,选手自小多半也是由家长亲手训练,但征召职业选手来打国家队又不是选举,哪个党胜出、哪个党当家组阁?谁的排名高、谁的父亲就当总教练?没有立场超然的专业教练排点、掌局,自然流于「家天下」,阵容调派、资源分配易失之偏颇。京奥黄金女双失利后,相关单位口口声声要检讨,这回仁川亚运仍未改变,比赛还没开打,自家人先「打成一片」。
排名最高的谢淑薇,自认比照奥运模式,拿到「发球权」,释出善意,愿与她屡传不和的詹咏然搭配女双。然而,詹咏然与妹妹詹皓晴近年已成固定拍挡,随后同步表示,只愿和「自家人」配对。被泼了比渐冻人冰桶挑战还冰的冷水,谢淑薇随即宣布:亚运只打团体赛。
然后,网协公布了一个诡异的女子参赛名单:
团体赛—谢淑薇、詹咏然、詹谨玮、詹皓晴。
单打—许絜瑜(单打排名236)、李佩琪(单打排名415)。
双打—詹咏然/詹皓晴、许絜瑜/詹谨玮。
谢淑薇/詹咏然搭配的效果,会不会强过詹咏然/詹皓晴姊妹檔?两种组合无法实际对战分高下,难有客观评比依据。但除了想当然尔的姊妹「默契」较佳之外,网协说出了什道理来?任由谢、詹两家人各自透过脸书「声明」,无论表象的以国家战绩为前提,或促进选手向心力、活终整体运动环境,每年领取体育署2、3千万发展网球、补助选手的网协,不见任何具体积极的作为和协调,让选手各自放话、球迷选边相挺,情何以堪。
相较四大满贯赛或WTA、ATP等级比赛,亚运在网球赛会层级上非重要比赛,中国名将李娜、彭帅都宣布退出。但它在台湾《国光体育奖章及奖助学金颁发办法》中属二等赛事,金、银、铜牌奖金分别有300万、150万和90万元,网球场上可产出好几面奖牌,也被列为重点夺牌赛事。
职业选手没有必要非得参与次级国际赛事、牺牲更重要的职业赛程,特别在职业赛事中具有竞争实力的情况下。这次亚运的荒谬在于,高排名的选手既然全数归队,便是寄望在国际赛中拿下好成绩,振奋、刺激台湾网球运动,吸引更多民间企业资源挹注,提升整体网球环境发展,进而创造、培养更多有潜质的选手,这才是运动协会应有「以大局为考虑」的盘算。
但网协却在一级选手参赛下,排出了二军阵容交差,还演变成选手各自叫阵的肥皂剧,网球环境及选手形象皆重伤,完全反映出台湾网球的扭曲生态,把国际赛参赛名额及奖金分配当成派系相争的酬庸,葬送掉一个大好的网球时机、甚至是一个应有更多可能性的美好年代。
网球虽是职业运动,以个人为排名,双打比赛跨国合作、搭挡十分寻常。但要说运动竞技完全撇开国族情怀,是自欺欺人。两座大满贯金杯的谢淑薇,商业效应远不及2007年时只拿到亚军的詹咏然/庄佳容,更别说,和彭帅的搭挡,赢了球也躲不掉国家认同问题的纠缠。
谢淑薇/彭帅在打法上是一对堪称完美的女双组合,一个鬼之切球、擅长前排截击,一个神力强抽、底线威力十足,完全性互补。然而,现今职业网坛全然朝单打倾斜,早年如娜拉提诺娃(Martina Navratilova)、麦肯诺(John McEnroe)在单、双打都排名世界第一的情况,已不复见。以今年美网为例,单打冠军奖金300万美元、双打为52万美元(还得两人均分),导致选手皆以单打为优先考虑。当年詹/庄配拆伙,传出詹咏然团队拟以单打发展为重心;如今谢/彭分道扬镳,也是彭帅单打回升,考虑转型。
以目前进入成熟期的台湾女子选手,要在激烈的单打中拼搏出位,撇开潜力问题,要负担的教练、体能训练员等资源就十分困窘。在双打上求发展,则机会无穷。情感上及利益上百分百相符的詹咏然/詹皓晴姊妹档,需要再锻练出更有杀伤性的战术,希望未来有惊艳成绩;已28岁的谢淑薇,有没有机会与伤愈复出的老将庄佳容、网球精灵张凯贞,组合出另一对MIT的黄金女双,更是许多台湾球迷私心的期待。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