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敢不敢输?

「大家都喜欢成功,没人喜欢失败,大家都想着我(们)一定要赢赢赢,结果输一次人生就崩溃!」我们从小的教育理念常常潜在着「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理念,教育经验常害怕让学生失败,即使知道失败是对学生成长很重要的机会教育。但更深一层地思索,有时,怕输的不是学生,而是老师。
多年前,我曾有过带排球比赛的经验,那时主要练习的学生为四至六年级,五六年级已练习多年显得比较稳定,我考虑四年级就先不带出去比赛。可是最纯然天真的四年级学生仰起头问我:「老师,我们也可以跟学姊一样下山比赛吗?」我回答她们说「不行,等你们长大一点再比好了,我怕你们会输得很惨。」学生嘟着嘴回答我:「老师,我们不怕输,我们还是想比赛。老师,是你怕输吧?」
老师,是你怕输吧?
「老师,是你怕输吧?」这句话重重的敲醒了我的好胜心。没错,当时要挑战三连霸的我们,压力颇大,但这压力是自找的,「不能输,因为已经三年都不曾输过球。」我顿时觉悟,我怎么会将这压力施予在从未比过赛的四年级学生身上?这一点也不公平。他们是如此天真的喜爱运动,他们不是为了要连霸而来练球,只是单纯地想玩球。外在的荣耀是大人世界的虚荣,与他们无关,但我却自我设限了学生的可能性与发展,学生怎么可能都不输球?输了球又如何?在几年前还没得第一次冠军前,我们不也是一路被别人压着打吗?也是因为前几年的输球经验,才让我和学生有了更多的磨练机会,才知道对方球路与战略,如果永远都是赢球,我们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成绩?
但,我却忘了当初的自己,那个不怕输、没有包袱、最敢勇往直前的菜鸟教练的心情。每一种竞赛里总有赢家与输家,大家都是背负着学校行政的期待、赞助厂商长期支助,或家长的肯定,更别提没达到目标学生失落的眼泪,渐渐让老师(或教练)不敢冒险、不敢尝试自己没有把握的事,只敢带着学生打安全牌,只参加有把握的竞赛,只敢派精英出去比赛,或走在别人已走过的道路上,「准备好一点再去比赛」往往是为自己找的借口。
丢学生的脸?还是丢老师没教好的脸?
运动会学生司仪表现也是一个例子。有些学校会在运动会让学生担任司仪,让学生朗诵英语台词,这是让学生展现英语能力的难得机会。但往往就会出现两派老师的立场辩论。一派是愿意让学生跳脱教室课本里的表现模块,鼓励让学生勇于尝试,在大家面前努力呈现自己的英语能力,即使因紧张讲错或不流畅也没关系,毕竟都是成长的机会。但另一方保守派老师就会认为,运动会是全校年度大事,当日有许多长官来宾、家长都会莅临,如果学生拿起麦克风因紧张讲得断断续续或别扭,那丢脸的不只是学生,还可能是整个英语教学团队,甚至学校教学能力都会被外界打折扣。运动会还是回归运动就好,家丑不外扬,学生英语司仪并非是一定要的流程,留到其他校内小型活动办理即可,别在运动会上把脸丢尽了!
想要增加学生表现机会,却又害怕学生表现不佳,在长官来宾面前「丢脸」,到底是丢学生的脸还是「丢老师没教好的脸」。其实,会被学校选出来代表担任英语司仪的学生绝对有基本英语能力,学生也会将这视为极高荣誉,必定在活动当日前努力准备与练习,学生比任何人都希望表现优异,或许会因紧张而有小出错,但学生已经尽力并且在这过程成长,「一旁」的老师就应该要放手让学生勇于尝试,他们正在经历成长,他们正在努力蜕变,这是必经过程,我们应该要学习耐心等待,不该再继续害怕他们跌倒或失败。
有失败,才有机会成功
「失败是好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宝贵经验,但,老师在面对学生的比赛却还是往往选择舒适圈,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我们是不是有时把学生竞赛看得太过严肃,宛如一场生命殊死战?不成功便成仁,为了不要丢人现眼,往往我们选择宁可不要出去比赛,留在学校减少劳师动众与面对家长、孩子的质问与眼泪,让一切事情变得更简化与单纯,更不用花额外课余时间指导学生参赛。但「有失败才有机会成功」,如果只想着成功却不敢让学生参加教室外的活动或竞赛,那往往连失败的机会都没有。
老师与学生都应该学会如何面对失败,与失败相处。没有永远准备好的选手与老师,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我们看到的往往都是别人的成功佳绩,可是却都忘了那是背后多少次的失败经验所换来的荣耀。其实大多数时候学生不是不怕输,而是他们比老师或教练较能放得下,往往不敢输的是老师,不愿意被惨电的是教练,怕被搞砸招牌的是千年不败的常胜军名师。
也曾有合唱比赛学校年年都唱一样歌曲,为得就是让学生能「精熟」,但却不「通才」。从低年级到六年级唱的比赛歌曲都一样,学生减少背歌词的练习时间,老师就可以增加更多指导唱法与技巧的纠正时间。这是否也是老师不敢输的潜在心态。「老师,您敢每年更换新的曲目吗?」换新的曲目必须承担学生是否能在短时间内背熟歌词,若是重点发展合唱团比赛的学校,一分一秒都是与时间赛跑,老师,你敢挑战吗?还是「这样就好」呢?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