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陪我产检的,从来不是孩子的爸

小妈妈照顾小小孩,陪同产检的往往不是孩子的爸,甚至可能一出生,孩子就没有了爸爸。王宝莉提供
「老师,您有空吗?」电话那头传来虚弱的声音,是一位毕业没几年的未成年校友小真。她因为上星期盲肠炎开刀出院后肚子不舒服,在妈妈陪同下挂急诊,经过例行性的抽血跟验尿检查,意外发现已怀孕8周。在此之前她一点都不觉得会「中奖」。
编按:长年在阿里山上任教的王宝莉老师忧心,「当山下在担心『少子化』,我们偏乡则担心『早子化』⋯⋯大家都在翻转教育,但我们偏乡只企盼能翻转孩子的命运。」
「老师,我上星期刚开完刀,盲肠炎,现在还没拆线。」隔天约小真在学校见面,她一边摸着肚子一边哀嚎着回答我。生平第一次进手术房的她显得脸色苍白,「有补身体吗?吃一些补血的,天气又这么冷,要照顾一下身体,」我担心的说。「妈妈最近都在帮弟弟照顾小baby,所以没时间弄进补的食物,没关系啦!应该还可以。」小真贴心的不愿让我担心,但还是能感受到她身体的不舒服。
看着脸色血气依旧很差的小真,我的直觉告诉了我事情不单纯,直接了当的说出我的猜测。
「你怀孕了,对不对?」
……「老师,你怎么比医生检查得还要快?」「但是,老师,我上星期真的刚开完盲肠炎的刀,痛死我了!我真的还没拆线。」
「 所以你怀孕去开刀?」
「没有喔!我是开完刀才知道我怀孕的。」
因为上星期出院后肚子还是很不舒服,所以小真在妈妈陪同下挂急诊,经过例行性的抽血跟验尿检查,意外发现怀孕8周。在此之前她一点都不觉得会「中奖」。
「你有用保险套吗?」
「没有,因为男生不想用,所以就没用,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表明不想要怀孕、照顾小孩的小真,摸着头无奈对着我说。但又知道事情已经发生,必须往前走,怀孕的这段日子,小真有时会来找我聊聊,除了家人,或许我是知道的外人吧!小真心中有许多话想说,但不知能跟谁说。说了,大部分人都会这么反应:「还不是自己爱玩造成的。」「能怪谁?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自己种的果自己负责……」
小真也知道,但小真现在需要知道的不是这些。「陪我产检的从来不是孩子的爸!我好羡慕坐我隔壁怀孕的女生,但陪我产检的永远是我妈妈,或是我妹妹,或是我自己一个人去,虽然妈妈跟妹妹也很关心我,但,感觉就是不太一样……」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