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也推荐!《被讨厌的勇气》教我的事:如何看待自己的过去,决定你的人生

歌手蔡依林睽违 4 年终于推出新专辑《Ugly Beauty》,日前接受今年爆红的 YouTuber「理科太太」专访,在节目上坦承「面对自我」是一个长久以来的学习。
在这段过程里,自我成长、心理学和脑科学类的书籍带给蔡依林很多的帮助,其中一本是《被讨厌的勇气》。这本书从心理学的角度剖析人该如何看待过去,并从中得到更好的自己。
「你的人生风格,决定你的困境。」—阿尔弗雷德 ‧ 阿德勒
决定论vs.目的论
阿德勒的个体心理学和另一位心理学大师西格蒙德 ‧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学派,同样认为人类的失序行为皆源于童年经验,可是阿德勒坚决站在进化的立场,把人的行为看做是个人追求完美的奋斗。对生命的渴求,不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层面,都是和这种奋斗意志连在一起,人是从负面向正面的状态前进。
每个人在生命初始时,是利用他内在的能力、缺陷,以及他对周围环境的最初印象,设定自己的行为法则和思考逻辑。而只要一个人能意识到做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人就能够改变自己
阿德勒采取的立场,将心理分析从「原因论」移往「目的论」。 《阿德勒职场心理学》作者岩井俊宪分析,前者倾向由「无法改变的过去」寻求问题的根源,还认为过去种种到现在仍然持续影响着自己,一遇上挫折,就把自己当成外在环境的牺牲者、被害者。
岩井曾有一段很长的时间都在辅导拒绝上学的孩子。如果只是追究孩子拒绝上学的原因,就会导向亲子关系、身处的环境等等,无法改变的「结构」因素。但仔细想想拒绝上学的目的,就会发现有些孩子可能是想要独占父母,或是针对老师的报复行为,这样去思考应对的方法也就比较容易了。
岩井说,「当我体验到原因论与目的论的差异后,终于得到这样的结论: 『探求原因,虽然可以找到解释,却无法解决问题。』 」只要我们认清人类的行动伴随着特定目的(离家或抗拒上学都有其目的),采用目的论的观点来看,就可以尊重当事人的个人意志,进而给予他改变的勇气。」
现状是出于自己内心的某个「目的」,而非无法改变的「过去」
将阿德勒的观点应用到自我启发上,就是让每个人都理解到 现状是出于自己内心的某个「目的」(目的论),而非无法改变的「过去」(决定论)。 在日本大卖130万本的《被讨厌的勇气》中,用一个故事说明「目的论」将改变我们如何诠释自己的人生。
假设某天下午,你带了一本书到咖啡馆,准备享受悠闲的午后,从旁边经过的服务生不小心打翻了咖啡,刚好洒在你刚买的新衣服上。你大发雷霆,吼了服务生一顿。这时,如果有人问你,你为什么生气,你一定会说,都是服务生的错!
但从目的论的角度来看,其实你是为了想要对服务生大声吼叫而制造出愤怒的情绪。怎么说?正巧,在你大骂的当下,电话响了,是重要的客户打来的,你接起电话,声音回归正常,甚至变得很有礼貌,讲完之后再继续怒骂服务生。
这个常见的情况,代表了愤怒是可以收放自如的工具,可以在接电话时瞬间压抑下来,讲完电话之后再拿出来使用。所以,你并不是压抑不住愤怒而开口骂人,而是为了想要骂人而升高怒气。简单来说,愤怒是为了达成目的的手段。
被咖啡泼了一身的你,究竟是因为咖啡(原因)导致了你的愤怒(结果),还是因为你想要对服务生大吼(目的),所以制造出愤怒的情绪(手段)?你已经知道阿德勒的答案了,我们的所作所为都是自己的选择。这并不是说周遭环境不重要,阿德勒仍然十分强调家人关系、身体状况或出生顺序对人生风格的影响力,但他主张,那些经验都是由你主观赋予意义的。
如果以「决定论」看待自己和周遭的事物,就会认为过去的种种,直到现在还持续影响着自己,一遇上挫折,就把自己当成环境的牺牲者。但是阿德勒认为,人类的行动都有目的,努力朝向目标,就是人类行动的根源。从目的论来看事情,就会去探究个体行为的目的,只要改变目的(目标),就可以改变行为,进而改变未来。
也就是说,就算有不幸的童年、疏离的家庭关系,如果你决定要幸福,而且朝着目标前进,留在你心中的记忆、和你赋予记忆的意义也会不同。
别因为不想改变,而把过往的不幸当理由
所以, 重要的不是你过去经历了什么,而是如何看待你拥有的资源 ,选择能让你幸福的人生风格。在《被讨厌的勇气》的作者岸见一郎和古贺史健的新书《被讨厌的勇气 二部曲完结篇:人生幸福的行动指南》中,更深入挖掘人为什么不愿改变(而不是不能)。就是因为若是要改变,就像是要埋葬过去的自己,因为不想面对「死亡」,所以觉得「现在这样就好。」
「现在这样也好」其实就是肯定了自己的「过去」。「过去」并没有一个客观的历史事实,你的过去过得如何,都是由现在的你所决定。人类最擅长的能力之一就是编造故事,为了诠释现在自己的正当性,才描绘出相应的过去,符合你目的的事情会被夸大渲染,不符合的事情则会被遗忘。
《被讨厌的勇气 二部曲完结篇:人生幸福的行动指南》中指出,每个人的人生故事都像是一个三角柱,通常看得见的只有故事的两面,一面写了「都是那个人不好!」,另一面写着「可怜的我阿~」。如果只停留在三角柱的这两面,人生就会像个悲惨的故事,被过去发生的不幸笼罩,没有脱身的机会。阿德勒要告诉你,还有隐藏的第三面,那就是「从今以后我要怎么办?」每个人身上背负的过去,不该成为束缚你的枷锁,只要相信自己可以跨出一步,你就可以成为自己真正想成为的人。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