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藉由美子的眼睛

二个印象深刻的情节,是前往屠宰场搭救玉子的过程。,看到一场残酷的「屠宰场之旅」──被圈养的「玉子们」走上一座聚集许多猪只的平台,产线员为了让猪只有效率地在生产在线「就位」,会施以电击,牠们因而被迫彼此捱着、鱼贯前进。
进入屠宰场后,地板到处是黏稠易滑的血滩,视线紧接着转换到一只只完整的猪只屠体,而后依着程序在生产在线逐一成为被肢解的肉块。巨大的机械声混杂产线员的说话声,仔细一听,他们说的不是英文,而是其他语言。美子最后走到玉子所在之处,面临与玉子生命交关的时刻。
在《伤心农场:从印度尼西亚到墨西哥,一段直击动物生活实况的震撼之旅》一书里,也有与《玉子》极为相似的场景。作者索妮亚法兰琪(Sonia Faruqi)假扮求职者,借机混进一间名为「黑水公司」的羊只屠宰场进行观察。这趟行动让法兰琪身心俱疲,她发现屠宰场的做法,除了让动物在极痛苦的状况下死去,亦深刻影响屠宰工人的身心健康。
号称「昏迷枪」的电击枪碰触到动物的脑之后,动物旋即进入昏迷状态,工作人员此时开始准备割入动物的喉头,然而昏迷的效期短暂,二十秒左右动物便会醒来,因此动物几乎全在有意识的情况下被肢解。此外,法兰琪也访问工人纳德,因这份工作的「心理负担」,使得他必须服用多种抗精神病药物,才能正常生活;且由于长期挥刀与扛动物,纳德同时患有腕隧道症候群。
这幕戏之所以令人印象深刻,乃是揭开屠宰场不被看见的面貌,以及动物遭受屠宰前的不人道对待。另一方面,如同零件般的产线员,镇日努力于屠宰工作的背后,也隐含着阶级与不合理的劳动条件。但是,《玉子》并未落入道德教化的俗套,告诉你应该怎么做。导演奉俊昊在一次的访谈中提到,他认为这是一个爱情故事。起初我并不这么认为,但看到最后,一定得看到片尾字幕跑完的那刻才发现:爱,亦是蒙着脸继续抵抗。
散戏之后,倘若你在电影里看得足够仔细,也许有一天,你会像ALF一样,在捷运地下街撑开一支支的伞,替玉子抵挡昏迷箭;或在玉子长长的睫毛底下,看到彷佛爱人的眼眸,往你的眼底递送秋波,如是温柔。也许往后的日子里,当你看见受苦的动物,会试图驻足深索————因为动物的命运,也是人的命运。
文:陈文琳,国立东华大学华文文学系毕。在花莲生活,担任时光书店店员,双猫的垫员。喜欢书和逛书店。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