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在眉睫!Instagram「按赞数」将消失,Nicki Minaj:不用了

而在经过数个月、遍及 7 个国家的测试后,Instagram 宣布将从本周开始隐藏部分美国使用者的贴文爱心数,对身为 Instagram 主场的美国市场而言,这样的测试非同小可。
先前,Instagram 已经在澳洲、纽西兰、意大利、爱尔兰、日本、加拿大、巴西测试过拿掉部分使用者的贴文爱心数,希望能让使用者回归分享的快乐,而非计较爱心数的多寡影响心理健康。
Instagram 执行长:不希望 IG 成为一场竞赛
当被问到推行这样的测试担不担心伤害到 Instagram 时,Instagram 执行长莫塞里(Adam Mosseri)坦言「有一点」。他说:
「我们不希望 Instagram 变成一场竞赛,我们希望它成为一个让人们能花费更多精力在连结喜爱的人、在乎事物的地方。」
「一但我们认为这么做能让人安全,或是创造更健康的环境,就算会让人们少用 Instagram,我们还是会做,我们也必须愿意去做。」
多年来,Instagram 的贴文爱心数成了名人、网红、品牌、政治人物和一般使用者衡量人气和成功的指标。然而在最近几个月,Instagram 开始重新思考爱心数是否让整个平台变得不健康。
在实务操作上,使用者自己还是看得到每篇贴文的爱心数多寡,但其他人看不到,顶多只能看到使用者的追踪者按了赞,在贴文上会显示「XXX 和其他人按了赞」。
☑ 滑手机时,来听本书吧!经理人为你两周精读一本书,点我免费体验 >>
改善使用者心理健康
在收集外界对 Instagram 隐藏贴文爱心数的反应时,CNN 访问了先前的受试者,大部分的人都对此保持正面态度,认为这么做可以改善使用者的心理健康。 根据过去的一项调查,Instagram 是造成年轻人心理健康出问题最有害的社群媒体,Instagram 上那些不符合现实的身体形象也为使用者带来负面影响。
不用爱心数衡量自我价值
专门报导网络文化的科技记者萝伦兹(Taylor Lorenz)说:「Instagram 这么做对使用者来说很健康,因为它消除了使用者在分享时的紧张,不再以分享照片得到多少爱心数来衡量自我价值。」
「我认为人们之所以会因为爱心数不见而吓坏,那是因为爱心数似乎是 Instagram 体验的核心。」然而,萝伦兹认为「喜欢」或「不喜欢」这样的二分法早就过时了。
治标不治本,内容的问题更大
与此同时,其他使用者和心理学家表示,Instagram 隐藏爱心数治标不治本,依然无法处理在 Instagram 上猖獗的霸凌、排挤,还有认为其他人过得比自己好的问题。
美国西北大学心理学教授恩格林(Renee Engeln)表示:「Instagram 造成的最大影响是『内容』,用户持续暴露在一系列完美的照片中,会伤害使用者的心理健康。」 此外,使用者可以看到自己贴文的爱心数,依然会因为爱心数的多寡影响心情。
各界名人网红怎么看?
除了一般使用者,利用 Instagram 凝聚人气、和厂商合作的名人与网红又怎么看「隐藏爱心数」这件事呢?
饶舌歌手妮姬米娜:没有爱心数,就不用 Instagram
有的名人强烈反对,饶舌歌手妮姬米娜(Nicki Minaj)就说,如果爱心数不见了她就不要再在 Instagram 上发文了。美国饶舌歌手李科纳丝蒂(Rico Nasty)说,这个改变「杀死」了 Instagram:「我不是说这么做不好,我是说人们重视爱心数,所以我很确定人们会开始停止在 Instagram 上贴文,这也代表……新的 App 要出来了。」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