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巧茵:芬兰让新手妈妈任意发问,没有「蠢问题」

翻转教育专栏作家陈巧茵,在2016年升格当了妈妈,去年她以新手妈妈的身分,在芬兰兼顾职场和育儿,并记录下了与台湾截然不同的生产经验。
从怀孕、生产到育儿。芬兰的医疗体系、社会福利和托婴制度,让我这个单亲妈妈十分安心和放心,可以继续接受职场上的挑战和享受育儿的生活。
2年前一个人只身来到赫尔辛基,孕期20周。在这边,每一个小区都有一个母婴中心,每一个妈妈会有一位指派的护士负责所有的产检。芬兰和台湾有一点不同,如果没有特殊状况,整个孕期和生产过程都是由护士和助产士负责,完全见不到一位医师。
让我比较惊讶的是,负责我产检的同一位护士,除了会在宝宝出生后做家庭访问,往后的6年,也会负责孩子所有的体检直到孩子上小学。这样长期一对一的服务、定期的见面和沟通所产生的信任感,让我十分安心,知道护士非常熟悉孩子的状况,平时可以透过简讯和护士沟通孩子的状况。
育儿箱:孕期最期待、产后最实用
孕期在芬兰也有一项特殊福利,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芬兰妈妈育儿箱。在芬兰,生育津贴金额是140欧元或是育儿箱择一,几乎所有生第一胎的妈妈们都选择育儿箱,只有大概三分之一的妈妈或是生第二胎以后的妈妈选择领取140欧元。
我当时十分期待这个育儿箱福利,在第二次产检拿到怀孕证明后就直奔社会福利处提交申请,一周后,重达7.5公斤的育儿箱就在家里出现。育儿箱内超过50件衣物、物品,现在回想,除了环保的手洗尿布我第二天就放弃外,其余的物品全部实用又贴心。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