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着 LVMH,身家挤进全球第三名

阿尔诺的目标是将 LVMH 做成世界第一精品集团,从他入主之后,陆续收购高端精品 Kenzo、Loewe、Fendi、Marc Jacobs 等,现在集团旗下已有 70 多个品牌。2018 年集团总营收达 540 亿美元,其中最强的金鸡母为 LV,贡献了近 1/4 的总营收以及 47% 的利润,让他夺下今年《富比士》杂志富豪榜第三名,身家为 1020 亿美元,较 2016 年增加了 680 亿美元。
「与微软比,我们很小。」LVMH 的市值为 2140 亿美元,远落后于微软的破兆美元,「但这只是个开始,」阿尔诺表示。企图收购 182 年历史的 Tiffany,也是想为自己的精品帝国再下一城。
Bernard Arnault 并购争议:略夺者亦或眼光精准?
阿尔诺原本学机械工程,1971 年进入自家的建筑公司上班,第一次会造访纽约与出租车司机的一次交流,种下他打造精品帝国的想法。阿尔诺曾问司机,「你知道法国总统乔治‧庞毕度(Georges Pompidou)吗?」司机却答:「我没听过。但我知道克里斯廷‧迪奥(Christian Dior)。」
当迪奥的母公司申请破产,法国政府接手并拆分出售迪奥,阿尔诺就靠着家族资金和拉扎德投资银行(Lazard)协助,拿下这次收购案。接手迪奥时,他曾承诺恢复营运并保留工作,但随后便解雇 9000 名员工、卖出大部分业务,转手入账5亿美金,被当时的社会舆论骂「披着克什米尔毛衣的狼」。
接下来他瞄准 LVMH 集团品牌之间的斗争,先在 1987 年逐步收购股份,并帮助 LV 驱逐酩悦品牌的负责人,1989 年顺利掌控了LVMH集团。当然阿尔诺也不是每次都收购都成功,2001 年起的 10 年间,他秘密收购爱马仕(HERMÈS)股份,最后却踢到铁板,引起法国金融市场管理局介入,迫使 LVMH 放弃收购计划。
Bernard Arnault 领导争议:信奉微管理的工作狂
阿尔诺每天的工作行程从早上 6:30 开始,起床后听古典乐、浏览行业新闻,并向家庭成员和品牌负责人发短信。上午 8 点,他就到办公室里,直到晚上 9 点才结束一天工作,这中间偶尔他会花 20~30 分钟的时间弹琴。
到了周六,他的行程更满,他会尽可能地拜访法国每一家零售店面,有时一天可能会拜访 25 家之多,每个月他至少会飞往其他国家一次视察全球其他店面。查看店面的方式也非常详细,他会对店头陈列方式给店员建议,例如观察到店内连一个展示的皮包都没有,就会把这些细节传达给该品牌的负责人。
而开店与关店的决定,仍取决于他的直觉、对邻里氛围的观察、或销售指标(例如每平方英尺的销售额)。在中国,他会限制 LV 商店的数量来控制扩张的步伐。 他也曾经因为附近的商店、餐馆和停车场不够安全而决定关闭一家店。LV 的执行副总裁、同时也是阿尔诺的大女儿戴勒芬‧阿尔诺(Delphine Arnault)表示,「我父亲 24 小时都在工作,他甚至连作梦都在构思新想法。」
这次成功收购 Tiffany,外界都在看阿尔诺又将如何展现整并的能耐、改善营运,也一面担心这个带着奥黛丽‧赫本优雅形象的知名品牌,是否会因此变调。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