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彼此的真实感受

我的指尖滑过联络人清单上,看到小草的名字,犹豫再三。想了两天,我终于决定,要抱着绝交也在所不惜的心,告诉小草我真实的感受。
我是这么写的:
小草,我决定跟你说一件事。
这一两年我几乎没办法跟你联络,因为你说了一句让我非常受伤的话。记得当时我跟你讨论组许多大哥大姐级的歧视言论,当时你却严厉的打断我说:「学问不是用在这上面的」,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当时我很清楚知道,我不能同意,因为这么多年的学习,我就是为了要成为一个可以勇敢明辨是非的人,而不是会做人的人。可是当时我却因为这话出自你的口中,所以没有反驳。我一直挂在心上。
昨天我去开会时,地点刚好在我们当时的办公室,很意外的遇到其中一位督导,是当时电台主管转任的。我们说了一些旧事后,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跟你说,我不同意,也不能接受有意、或因为无知却不愿意了解真相的歧视。这是不对的。你这么告诉我,也是不对的。我对你很失望。
嗯,我终于说出来了,就这样。
当我发下传送键的时候,心跳是很快的。我很少觉得这么紧张。这封讯息的内容,对很多人来说或许没什么,但是我并不习惯将自己的负面情绪这么不加遮掩的说出来,所以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一步。
忐忑不安了一天,我终于收到了小草的回复:
突然看到你的讯息,震惊了一下,因为记忆模糊,所以花了些时间思考。
在我说清楚之前,还是先说对不起,虽然无意伤害你,但我表达的方式及内容让你受伤,是我不对,所以郑重认错道歉。希望这件事能因为你说出来,也因为我的诚心道歉,而让你感到释怀。
我记得有过那样一段对话,那天你主动提及你对群组内容的感觉,而我响应你的(虽然我无法记得一字一句确切的内容,但我大概想起那时的感觉),其实是想安慰你,至于那些长辈就放过他们吧,因为在意也无用,那是他们的自由意志,很难纠正更难以改变。
我说的「学问」那句话,回想起来,是当时我感觉你批评那些长辈的言词过当,以及高高在上的态度,让我难以接受。所以,我因为对你失望而「本能」回了那句。
我的本意绝不会是要伤害你,甚至我很希望你能主动与我提起你的感觉,我能有机会让你知道我是支持你的,但结果看来……完全没有。
最后我要谢谢你如此诚实对待我们的友谊,我觉得很好,真的非常好。因为你先勇敢了,所以我也考虑把我多年来一直没坦白的感觉,对你诚实。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与你相处都让我倍感压力。你经常让我感觉到你对我的嫌弃、甚至感觉你以欺负我为乐,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即使如此,偶有机会碰面,我还是得努力像没事般与你如常相处,但心里的压力只有愈来愈巨大。
你为什么对我这样,我想不通,想过很多次,终究决定不要问,因为自觉没有跟你沟通的能力。后来跟你说话似乎只有一直被你打压的份儿,于是接受也许是我们的世界已渐行渐远。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