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观经济学方面问题

  1. ,譬如价格设置和产品设计问题,研究产品是如何影响用户的。
  2. 公司发展策略问题,包括对产业的研究以及对收购、合并等行为的评估。
  3. 公共政策问题(知识版权、隐私、数据安全等),Uber 拿研究报告去游说各地政府就是一个例子。
  4. 法律和政府监管问题,协助企业面对反垄断和竞争等领域的挑战。
    此外,Athey 指出,还有不少年轻的经济学家会在科技公司里担任数据研究员和产品经理,因为他们更擅长于使用观测数据和设计实验。
    近 10 年来,科技公司的创新速度一直驱动着政府政策的发展速度,这为经济学家提供了发挥小宇宙的空间。
    「经济学家甚少能够在触及如此多人的产品和平台中体现自身价值,这让人非常振奋!和给数百位学者提供可引用的研究论文相比,我的工作可以影响整个经济。」Athey 通过邮件对 Quartz 说。而对于 Ubernomic 来说,重要的任务是建造证据体系,并围绕这个体系建立全球政策框架。在 QZ 看来,Uber 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Uber 高质量的数据吸引来学术和研究人才,他们将为公司撰写提高声誉的研究报告,并吸引更多研究人员来撰写这方面的研究论文,提高公司政策合理性。
    ☑ 滑手机时,来听本书吧!经理人为你两周精读一本书,点我免费体验 >>
    争议,一直都没停过
    今年 3 月,MIT 发布了文章指出,Uber 和另一打车软件 Lyft 的司机每小时只能赚 3.37 美元,远低于最低薪酬。
    没过多久,Hall 就在 Uber 的官方博客上抨击该研究,称 MIT 为「Mathematically Incompetent Theories(数学算不好理论)」,并获得了 Krueger 和耶鲁大学经济学家 Judy Chevalier 的支持。
    事实证明,MIT 发布的研究确有缺陷,随后他们也将研究数据从 3.37 更正为 8.85 美元/小时。但该研究负责人 Stephen Zoepf 对事件的后续评论同样值得深思:
    透明度和可重复性是学术研究的基础。Hall 和 Khosrowshahi 的评估所暴露的,是一份我在没有公开乘车数据,以及除 Uber 自家分析外缺乏第三方独立研究下进行的一次假设。
    当然,这不是 Uber 一家才有的问题。一队经济学家已经不再是任何人的「秘密武器」。所有大公司都有自己的(经济学家)团队。O’Reilly Media 创始人 Tim O’Reilly 说道。正如前文所及,Google 就曾在 Hal Varian 的帮助下打造出最赚钱的 AdWords,而 AirBnb、Netflix、Pandora 等公司每周也在寻找新经济学家来合作。
    从某个层面来说,受聘的经济学家也是公关团队的一部分,以专业论文来为公司说话,为公司建设软实力。
    (本文出自 ifanr,作者:方嘉文)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