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29 生病

最近几天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很稳定,上星期先是骨头酸痛没力气,再来就是拉肚子,这几天开始鼻塞、流鼻水、喉咙痛,过去(大约两年前)曾因为生活压力,导致身体长期不适,心中的压力与害怕,渐渐发展出一种病态模式,我习惯性看医生拿药,小小的生病,可能都会让我陷入绝望的情绪里,很怕自己没有照顾好身体,就会失去生命,这样的害怕缠着我每日的生活,我怪罪自己在婚姻里的情绪波动,我怪罪另一半不懂得因为爱我而体谅我情绪,我认为身体的不适,全都是因为不稳定的情绪所造成的。
于是我开始讨厌争吵、讨厌心情不好的自己、讨厌一切有可能让我身体不好的各种可能原因,只要不小心生病了,我就会去想说最近的生活是不是又有哪些没注意到的地方,导致我会生病?我很常看医生,一点点的不舒服,就会去找医生,对我而言,看医生是寻求安全感的行为,透过这个行为,我以为我的心里会得到平安,当医生跟我说我只是小感冒时,心里也许会松了一口气,但只要回到生活中时,有一点点的不舒服感受时,我又会怀疑说,是不是我找的医生不对?他没有仔细为我做检查,于是我又会再找其他医院,再看一次医生,这种行为很困扰我,心里的怀疑、不平安、害怕,让我的日子过得好辛苦,我不容许有一点点的不适感发生,一直在寻找一个解决不适感的方法。
不知道大家的随身包包会放哪些东西?但我从两年前就开始有放耳温枪在包包里的习惯,只要有一点点的不舒服,第一个动作就是拿出书包里的耳温枪测量体温,看看自己有没有发烧,如果温度偏高一些些,就会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快要发烧了?然后就在想是不是要看医生?或是说怎样才不会让自己感冒发起来?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觉得这样的行为好像吸大麻一样,量体温、看医生成瘾,想戒也戒不掉,看着耳温枪的数字,或是看医生拿药,可以让我找到「暂时的心安」,就像吸大麻时可以多到暂时的快乐。越想越觉得悲哀,觉得这样的成瘾生活好没盼望,我得靠着做某些事物,而得到一丁点的安全感,但这个安全感又不是长久持续的,药效停了就没了,我花很多的力气在逃避,换来的只是更多的不安全与不平安。
因为明白成瘾所带来的苦痛是无限循环的,所以我也在这两年里,不断的鼓励自己,试着面对不安全感,以及放下靠自己力量解决事情的惯性,学习交托上主,用「心」和「祷告」感受主同在所带来的平安,也许我还是会讨厌自己不稳定的情绪,生病时还是会习惯性问自己说,是不是因为哪里没照顾好而生病?这次身体的不适,我停下责骂自我的脚步,不急着去看医生,先观察自己的状况,学着和这些不舒服的感受共处,难受归难受,但好像比较没有那么害怕了!
了解自己活着,可以呼吸、歌唱、行走、阅读、思考而满心感谢,但我也因为过度害怕失去,无法好好的享受拥有这一切所带来的美好,害怕让人没希望,只会越抓越紧,自我设限越画越大,而相信上主的同在,所带来的平安,让我有勇气面对苦痛里的真实,重新找到前进的力量,我的不足,在上帝里,都可以满足,我喜欢这样重新得力的感受,这让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有盼望。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